惠州联源电子电气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,坐落在惠州市惠阳区永湖镇湖下工业园地段,厂房约18000多平方米。公司专业研发、设计、实验、生产框架式、塑料式、小型式、漏电式断路器,高低压成套电气设备、钣金、母线槽、母线及承接10KV以下的高低压电力工程施工和维护。

栏目导航
新闻中心
行业动态
企业动态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+86 0752-5969622
地址: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永湖镇居委会湖下地段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企业动态 >
"科"公司评选之电气设备博士人数最高:国电南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07-10

    祝由族所在的这片原始森林设有法阵,没有领路者,任人有通天的能力,也无法进入,这是这个部族独有的血禁。

  杜能跟着紫色的怪鸟一路前行,他毫无所觉的穿过诡异的沼泽,魔障的浅滩,无形的结界,来到一处吊楼的面前,吊脚楼高高的离地架起,依三而建,与丛林融入一处,天然而成,杜能长着嘴巴看着面前的情景,直到肚子违和的叫嚣,打破这里的宁静,他在下面喊了几声,

  “有人吗?无意冒犯。能否借口水喝,有些吃食最好。”终究没有人应答。紫色的怪鸟在窗台呼唤着他,他犹豫再三还是追着紫色的怪鸟攀上吊脚楼。

  黑色碳化的木材构筑了小屋,黑色的床黑围缦,黑桌黑椅黑茶具,杜能看着这黑漆漆的房间,布置简单,几套黑色的宽大袍服挂在室壁上,室内还摆着很多陶瓷瓦罐,杜能走过去仔细端详,伸手欲打开,被小怪鸟一个俯冲止住。

  “吼,蛇虫,你的主人喜欢很特别哟。”杜能在桌边坐下。

  “咕咕,啾啾”小怪鸟在屋子里盘旋飞了一圈,回到笼子里。

  一只做工精巧的鸟笼挂在窗边,与室内简单的陈设相比,这个鸟笼尤为华丽。

  金灿灿的光泽鲜见的是纯金打造,上面布满了动物形的符文,似虫似蛇似飞龙,笼门被小怪鸟飞进时顺势关好,它很享受自己的安乐窝。

  小怪鸟站在通体莹白的玉杆上舒服的打理着羽毛,白玉精致简洁润泽,衬得小怪鸟的紫色羽翼更加鲜艳。

  小脑袋在紫色翅膀下钻上钻下,将刚才被海水打湿的羽毛清理顺畅,伸展翅膀间清晰可见羽翼下的眼睛,时不时的发出咕咕的叫声。

  杜能站在门边继续问到:“咳,在下路过,想借口水喝,没有人吗,没人我就自己进来了?”依然没有回音,他看了看怪鸟,抬步进入室内,他真的饿坏了,喝狠了,将剑放在桌边,顺势坐下吃起了糕点和起茶。

  “不告而取,非君子。所谓,非常时刻,可以变通处事。”他抚摸着剑坠,一块通体的血玉,看着小怪鸟说,他觉得怪鸟一直盯着这块血玉看,摇头很正式的说。

  “你救了我,我又吃了你主人的饭食,应该有所回报。但这是我的家传宝物,要是在我这里断了传承,爷还有何颜面见列祖列宗呀,还怎么在江湖中混。”他取下腰间的玉佩,放在了桌子上之后,又埋头大方的吃起来,直到吃好打嗝,他才觉得有满足感。

  离佳大巫燃着指火穿过崖体的裂缝,如往常一样,回到住所。她穿过内室来到浴房沐浴,将黑袍脱下,里衣褪去,每每练功喝了蛇毒和蛇血,她都会将里衣烧成灰烬,换一身新衣,不留下一点痕迹。

  她享受着沐浴,准备拖延时间久些再去见长老。

  “翻明,翻明。跑哪里去了,回头就把你煮了,朝出夕还,也不知道去哪里耍了。翻明,死丫头。”她没有袍服掩盖的声音清脆悦耳,边唤边不耐烦的从木桶里站起来,准备更衣,走出浴房进入内室更衣时,眼前的景像让她呆滞住了。

  “非礼勿视,非礼勿视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杜能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华丽丽的美人,长发到脚踝,湿漉漉的遮挡不住完美的胴体,他本能的盯着看了许久才回归理智,回转身体赶忙道歉。

  杜能跟着翻明鸡穿过原始森林来到这出独立的院落,他起初还因为传说,心中戚戚,万分警惕,可一路行来也没有什么变故,因为吃饱喝足,逃出生天,一个精神放松,就睡着了,睡得太沉,直到被翻明鸡的翅膀把拉醒,他才听见一个甜美的女人声,寻声起身便看到了眼前的美景。

  “罪过,罪过,姑娘莫怪,我不是有意冒犯,你快穿上吧,别着凉了,我这就出去。”杜能还在不停地道着歉,他倒退着提起衣服想要给离佳,觉得不妥又放弃,手忙脚乱的打算出去。

  离佳也因为居然有人敢进她的房间而好奇,她刚修炼完,身体脆弱,走了神,居然没有发现有男人在她的床上睡觉。她一丝不卦的站在那里,审视着面前这个衣冠楚楚,长相俊秀的侠客。

  男子身形高挑,面容俊秀,浓眉黑眸,衣服虽然已经破旧,但仍然可以看得出他出身富贵。因为在海上漂泊数日,合身的袍服已经有些松垮垮,依然可见坚实的身体,显然他是个习武之人。他手指有茧子,胸肌臂力都不错,懂得近身战,是个善用剑的剑客。长相有别于部落中个头矮小的族人,绝对不是原著民或是附近岛屿上的居民。

  听着对面男人语无伦次的话,她在杜能即将开门的那一刻,一招手抓起衣服,利落的披上,又以鬼魅般的步伐移动到杜能身后,将他一拉一推,单手扼住了他的喉咙。

  杜能面对离佳这样的毫无危险性的小女子,完全不设防,被突如其来的力量制住,他的脚跟随着她的用力渐渐离地,他在这个女人的眼中看到了杀气,她要至他与死地。

  杜能肺部的空气渐渐排空,呼吸困难,面部通红,他本能的扒着离佳的手,软弱无力,只能呆呆的看着面前的楚楚动人的女人。

  离佳年轻的面容,秀丽艳美,如少女一般晶莹透明,隐有光华流转,在此之前,除了她的家人,没有人真正见过她的面容,这是第一个,只有死人不算人,她狠狠的掐,准备掐死这个擅自闯入者。

  杜能漂泊数天,身体虚弱,起初还沉浸在被美色的冲击中,又猝不及防的被扼住咽喉,变故突然,如此娇滴滴的女子居然有如此大的力量,他无力挣脱桎梏。

  杜能看着面前刚刚沐浴过的美人,她的皮肤带着晶莹的水滴,还有刚才惊鸿一瞥的完美身材,他只觉得喉咙在着火,比那日面对火龙时还要灼烧,他的眼睛己经充血,开始迷离,眼前的美人变得模糊,整个人都开始麻木无知,归于混沌。

  咕咕嘎嘎,啾啾喳喳,他视线模糊时,看见那只怪鸟在啄女人的手,女人终究不甘其扰松开了手,他虚虚的滑到在地,拼命的咳。

  “翻明,你个背主欺主的死鸟,刚才叫你,怎么不敢出来,胆子肥了你,居然带男人回家,还把姐姐看了个光光,他不死也要生不如死。且让他多活一会儿,等我回来,先拔光了你的鸡毛,再拿这男人的脏器给你下酒,看你还敢招男人随便进入。”

  离佳走到杜能身边,一翻手出现一粒丹丸,在杜能还在咳嗽的时候塞入他的口中,在他的脑门一点,丹丸滴溜溜的融化流入身体,融入血液,杜能顷刻间就发觉自己绵软无力,功力全无。

  “你给我吃的什么,姑娘莫怪,我不是有意的,我叫杜能……”杜能错在先,他继续道歉。

  “闭嘴,叫来其它人,你死的更惨更痛苦,如果你想体验一下不得好死和生不如死的感觉,大可大声点,或是走出去。”离佳打断他,用动听的声音说着要挟的话。

  毫不避讳的在他的面前端端正正的穿衣、易容,都被看过了,还有什么必要遮挡,况且在离佳眼里,杜能已经接近死人。

  她把翻明鸡塞到笼子里,在它的头上点了点,扣住它的脚踝,翻明鸡哀怨的看着她,离佳拿起她经年不变的宽大黑袍披上,飞了出去,如同一只暗夜精灵,隐于黑夜之中。

  黑袍是祝由族大巫的荣誉,上面附有复杂的符文,咒语,只有大能者才能拥有最高加成的黑袍,离佳是祝由族难得的一位大能巫者。

  离佳出去后,杜能站在门边远远的看着她的背影,看着那个黑点越来越小,消失无踪,隐匿与森林,他默默的开口:

  “谁能想到,黑袍下竟是如此美人,差点晃瞎了爷的眼,我这小心脏可受不了怎样反差巨大的刺激,你叫翻明,你说她被爷看光,她真的会杀了爷吗,刚才她是动了杀机的,又要多谢你救我一次,她给爷吃的什么鬼东西,浑身没力,我的武功不会废了吧,从这里跳下去,估计爷也不是个全乎人了。”

  杜能来到窗边,盯着笼中的鸟看,试着给它打开脚环,却终不得法,于是放弃。

  “翻明,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翻明鸡,太不可思议了,你的主人准备拿爷如何,你带我出了大海,是个好鸟,哦,是鸡,你的主人也不能坏到哪里去。”

  翻明小脑袋一转一转的看着他,“咕咕,啾啾”的回应着他,杜能跳到床上,舒服的躺好。

  “我还以为你的主人是个男人,之前躺在这床上还没觉得怎么,现在觉得到处是女儿的香甜,横竖是个死,死在大海被晒成干,不如死在美人怀,怎么说爷也见了回大美人,只可惜爷还是个雏,且睡饱了再说。”

惠州联源电子电气设备有限公司

联系方式:+86 0752-5969622

地址: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永湖镇居委会湖下地段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www.projlamp.com 葡京博彩 惠州联源电子电气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:粤ICP备18151521号 技术支持:惠州联源电子电气设备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