惠州联源电子电气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,坐落在惠州市惠阳区永湖镇湖下工业园地段,厂房约18000多平方米。公司专业研发、设计、实验、生产框架式、塑料式、小型式、漏电式断路器,高低压成套电气设备、钣金、母线槽、母线及承接10KV以下的高低压电力工程施工和维护。

栏目导航
新闻中心
行业动态
企业动态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+86 0752-5969622
地址: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永湖镇居委会湖下地段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
校园招聘(一七九)——特变电工山东沈变电气设备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07-10

    海天相接,蔚蓝的天空中有一只紫色的怪鸟在欢快的飞翔,这种鸟类很不常见,形如鸡如鸽,张开的翅膀下有一双眼睛,它的肚皮贴着水面,迎着海浪翻飞,它享受着天高海阔,任意自由的翱翔。一头扎进水中,叼起一只鱼享受着美味,抖落一身海水,海风丝丝缕缕的水气,打湿了它的羽翼,怪鸟正回头梳理,瞬间被石子打中。

  它呼啦啦的掉到了一艘船上,扑扑打打的挣扎着想要起来,却被一只大掌抓住。怪鸟用哀怨、可怜的眼神看着剥夺了它自由的人。

  那只手修长,指甲很长,好久不曾修剪过了,皮肤呈棕色,有些晒伤,他曲着腿坐在破旧的逃生船上,身上穿着灰扑扑的衣服,依然可以看得出这是一套华丽的黑色袍服,领口用金线绣着云纹图案,做工极巧,下摆有隐隐可见的金丝,已经有些破损,腰间竖着玉带,身边还放着一把没了鞘的剑,那柄剑比起狼狈不堪的他而言,依然锋利的折射着太阳的光辉,五彩的光在剑身表面流转。

  杜能用两只手箍着怪鸟,挽起袖子的小臂架在腿上,他与怪鸟对视着,干枯的唇,嘴角泛白,他的喉结微动,起唇几次都难得发出声音,沙哑的嗓音如同一个锈蚀不灵的风箱,粗嘎无力,辨不清口音,他清了清嗓子。

  “咳,咳,你是什么品种,像鸽子又像鸡,还是紫色的。没见过,好亮的一双眼睛,好利的喙。”

  怪鸟的头一点一点的啄着他手,他用手夹住它的喙,继续说:

  “看你可怜巴巴的样子,还真有点于心不忍。生吃了你充饥,爷或许也漂不出这片海。你说,这海哪里是个尽头呀。你总不会是住在这海上的吧,没日没夜的飞,估计你也没有这么骄傲了,看看爷这鬼样子。哎,小东西,你是哪里来的?我要是会鸡语鸟言,或是你能听懂人语,我们沟通沟通感情,我把你驯服了,你是不是就能带我回到陆地了。”

  杜能叽里咕噜的不停的说,觉得口干抓起身边的水囊,小小的抿了一口,依然抓着怪鸟不放。他实在太无聊了,这海没有尽头,没有任何变化,无聊的让他想跳海。

  “爷现在才知道,有路可选没有什么难的,随便选一条好了,这没路可走才更彷徨,你看这平静的海,鸟不拉屎的地。”

  说话间怪鸟在他手里拉了一坨屎。杜能一紧鼻子,又说,“人不下蛋的地,连个标志物都没有,爷都怀疑自己一直都在原地没动过。”

  他面无表情的将手上渐渐干了的鸟屎在船板上擦了擦。猛然回忆起遇难的一幕就惊心。

  他随着探险队出海,就听说海中有座神秘的岛,岛上是茂密的原始森林,森林中住着一个神秘的部族,叫祝由族。

  祝由族男人善祝,女人善巫,巫者要保持贞洁之身,男祝可选取没有巫术的族人传承下一代,传说这个隐世的部族拥有预知未来的力量。这个部族是一夜间出现的,似乎从天而降,没有人能说清楚。

  岛上一些原著民,他们是野蛮原始的种群,与凶猛的动物肉搏生存至今。起初因为外来种群入侵,他们集结人群来驱赶祝由族人,却被一个黑袍女人几招降伏,俯首称臣,原著民后来只能住在森林的边缘。他们对鬼神异常敬畏,再不敢深入森林中心,只在周围打猎,周围的猎物没有了,他们就出来捕鱼。后来传说这些原著民都得了一种怪病,竟一夜之间死绝了。

  在这之前,曾有人出海捕鱼被海浪卷走,为商船所救,并将神秘的黑袍女人形容成无所不能的神,她的手中有一颗巨大的夜明珠,可以呼风唤雨。事实是怎样的现在无人考证,原著民不久也死了,于是事件被传成了故事,故事被传成了神话,引得无数人好奇,想要一探究竟。

  铜城有一个富商被巨大夜明珠吸引,想要探宝,他集结大批能人异士及寻找神秘的岛屿,有些习武之人被故事中的神秘能力吸引,于是一拍即合,随同富商一同前往。

  有人带着对宝物的贪念,有人带着对武力的渴望,有人带着对神秘种族的好奇,有人带着对探险的兴奋。总之,这群各怀心思的人踏入这片海洋,奔赴探秘的航程。

  然而可寻的线索太少了,探险的商船驶入原著民描述的那片区域,风平浪静间就出了怪事,一股海柱直冲海面,两条红色的火龙轰隆隆的撞击船体,随之而来的海浪将船拍击的飞离了中心,船身半边瞬间燃烧,染红了附近一公里的海域,而且还在扩大着侵蚀的范围,半船的人都被火舌卷噬,还有幸存者挣扎在燃烧的残船上,商人哭嚎的跪拜海神禺疆。

  “求海神饶恕我们的贪婪,放我们一条生路,收回双头龙吧,求海神……”他不住的重复着这段话,虔诚的大拜,也有人已经六神无主了,跟着附和,一同跪拜祈求。

  中心区域的海底还在向上喷涌着火,红色的泡泡此起彼伏,沸腾了海水,见者更加相信是双头龙喷吐的火球,之前落入火海的人,燃烧的过程都不曾有,就被吞噬了,似乎真的被火龙囫囵吞下,连渣都不剩。

  传说海神禺疆是人形鱼身,乘坐双头龙,然而这只是传说,没人真正的见过海神,人们都被吓傻了,趋之若鹜的跪拜也忘记了逃生,只有几个人不信邪,推着救生船逃离,杜能见状也跳上一艘逃生船,准备自救。

  轰的一声,又一个火柱从海底冲天而起,噼噼啪啪的火石被卷带着一同飞上了空中,待力量消减,又纷纷以弧线形落入水中,杜能划着船躲闪,并用宝剑和剑鞘阻挡,火石的温度很高,远远的看着烧了一半的大船被火石打中,每一个落点都是穿透式的大洞,船体下沉,船上的人也随着一同沉没了,一双双的手在火海中挣扎,黑色头颅上下的起伏,须臾,就再看不见踪迹。

  杜能自顾不暇,剑鞘也被烤的炙热,他丢到船上踩息,瞬间黑烟升起,无处下手,他将剑鞘踢入海中。

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海底的火龙顶起的海水重重落下,巨大的拍击力,将海水翻搅推击,劈头盖脸的砸向周围,杜能已经无力抵挡,他只能一手护着头部,一手将剑插入船舷,趴在船中紧紧的闭着眼睛,听天由命。

  一个重浪将船卷起,天旋地转,等船落回海中时,又被飞落的石头打中后脑,他就这样晕死了过去。

  等海面再度平静之后,他就漂入了一片平静的海域,他捡起烧毁了的船板当桨,却怎么也无法从这片海中驶出,直到遇到紫色的怪鸟。

  “爷随探险船出海遇难了,我已经在海上漂泊第五天了,我都有些恍惚了,生鱼都要吃的爷吐死过去了,就剩这点水了。”他拿起水囊摇晃了几下,唰唰,瘪瘪的水囊只剩一点了。

  “你有翱翔的翅膀,可以自由飞翔,可以俯瞰海洋,爷只能被禁锢在这船上,无路可走,等着晒干晒枯。你下次再来,估计爷就成干尸了,干的总比被水泡涨了好,爷这么一表人才,死了也得要体面些,到阎王那里报到时,不至于认错了爷,闹出个冒名顶替的罪名来,死的白白死了,没死的白白活着,说不得他还会说,杜能乃是道门英雄,上过天,入过地,如此人物,命数未尽,且让他重新活过。”杜能皱紧眉头,无声的笑了笑。

  怪鸟微动脑袋,摆了一个姿势定格住,注视着抓着它的人,似乎真的在思考他的话。

  “爷就这点救命的水了,从来不知道雨水还能这么好喝,看来那些文人骚客们用雨水沏茶,还是有道理的,如果能活着出去,爷这辈子就改喝茶,不喝酒了。”说着他又拿起水囊小小的抿了一口,然后将那只怪鸟放飞,依靠着船舷闭上了眼,长长地睫毛浓密卷曲,投下一片阴影。

  啾啾声在他头顶盘旋,他睁开眼发现那只怪鸟在转着圈的拍打着翅膀,而后掉头朝着一个方向急飞,不时的回头张望,又回来在他头顶盘旋,他有一时的呆滞,突然醒悟,划着船,跟着怪鸟一路前行。

  哗哗……

  他的胳膊已经脱力,刚才的兴奋已经被疲惫和无尽头的海消磨的没有了坚持的意志,就在他丢了桨准备放弃时,太阳落山了,他看着余辉开始发呆。

  怪鸟看他停下,在他周围打转急叫,甚至飞低了啄他的头发,他又拿起桨向着那海天相接处划。这片海真是平静无波,如果不是怪鸟带路,看似广阔,拥有无限航线的海,其实是漫漫无尽,找不到可达彼岸的航道,迷失在静止不动中。

  他划到近处才发现有层薄雾,看到怪鸟扎进雾中,他犹豫着也跟了进去。他是习武之人,耳力极好,寻着怪鸟的声音,终于在穿过一层迷障时看到了夜幕下的一座岛。

  他激动的站起来,由于用力船身猛慌,他摇摇晃晃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突然又有了力气。握紧了桨奋力的向前划,直到了岸真实的出现在眼前。他可以看见水底的海草和小蟹爬行,好有沙子被海浪一层层推出优美的曲线。

  他兴奋的跳下船,将船拖上岸,四处张望后选了一处隐蔽地将船藏好,提着剑看着面前的景色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  “岛上充满了神秘,或许还有不可预知的危险,但也好过无聊不变的海洋,至少爷不用只吃鱼了。”他边想边跟着怪鸟,疲惫感顿时长了飞毛腿,跑的无影无踪了。

惠州联源电子电气设备有限公司

联系方式:+86 0752-5969622

地址: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永湖镇居委会湖下地段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www.projlamp.com 葡京博彩 惠州联源电子电气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:粤ICP备18151521号 技术支持:惠州联源电子电气设备有限公司